十点还差五分钟,书玉走进周家大门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她先去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沈聿不cH0U烟,他身上的味道很g净,是一种很清冷的淡香,带着点淡淡的茶叶味。不太像香水,更像是本身的T香。

    但这种味道覆盖了书玉自己的气息,这让她心里很不安,像是被他标记了一样。

    周家住一栋两层的联排别墅,书玉的卧室之前是杂物间,周父周母把她接来前,把房间重新装修过一遍,加装了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崭新的热水器洗到一半没了热水,书玉不想麻烦,冲g净身上的泡沫就出来了。擦头发时她觉得脑袋有点晕,没怎么在意,大概是冷气吹太多。

    书玉的头发长得很好,又长又密,像一匹漂亮的黑sE绸缎。好看是好看,但吹起来要花很久的时间,每次手腕都累痛。

    头发吹到半g,沈聿打来电话。书玉靠在床头,手指无意识地缠着还在滴水的发尾,听着手机里低沉的声音,时不时嗯一声,很乖巧的态度。

    艺术中专里的少男少nV个个盘靓条顺,年轻好看的少年在人群中总是备受瞩目,每天泡在练习室,又都是荷尔蒙蓬B0生长的年纪,很少有人能耐得住寂寞

    书玉在学校的时候也谈过一次恋Ai,那男生和她一样是舞蹈生。两人的舞种不同,书玉跳古典舞,而男生是学校里的芭蕾小王子。

    两人相识于一个共同好友的生日会,那天书玉迟到,推开包厢的门,一眼看见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,众人欢声笑语,他却置身事外一般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十点还差五分钟,书玉走进周家大门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她先去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沈聿不cH0U烟,他身上的味道很g净,是一种很清冷的淡香,带着点淡淡的茶叶味。不太像香水,更像是本身的T香。

    但这种味道覆盖了书玉自己的气息,这让她心里很不安,像是被他标记了一样。

    周家住一栋两层的联排别墅,书玉的卧室之前是杂物间,周父周母把她接来前,把房间重新装修过一遍,加装了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崭新的热水器洗到一半没了热水,书玉不想麻烦,冲g净身上的泡沫就出来了。擦头发时她觉得脑袋有点晕,没怎么在意,大概是冷气吹太多。

    书玉的头发长得很好,又长又密,像一匹漂亮的黑sE绸缎。好看是好看,但吹起来要花很久的时间,每次手腕都累痛。

    头发吹到半g,沈聿打来电话。书玉靠在床头,手指无意识地缠着还在滴水的发尾,听着手机里低沉的声音,时不时嗯一声,很乖巧的态度。

    艺术中专里的少男少nV个个盘靓条顺,年轻好看的少年在人群中总是备受瞩目,每天泡在练习室,又都是荷尔蒙蓬B0生长的年纪,很少有人能耐得住寂寞

    书玉在学校的时候也谈过一次恋Ai,那男生和她一样是舞蹈生。两人的舞种不同,书玉跳古典舞,而男生是学校里的芭蕾小王子。

    两人相识于一个共同好友的生日会,那天书玉迟到,推开包厢的门,一眼看见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,众人欢声笑语,他却置身事外一般坐在角落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