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落了一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阵雨。八点一刻,书玉在充满檀木香气的房间里醒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灯,轻微的夜盲让书玉看到的一切都很朦胧,脑袋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梁逐有事要和沈聿说,楼上有公共的娱乐区,梁逐让书玉去楼上先玩着。书玉知道这意思是她不方便在场,她没什么好奇心。沈聿却让人安排一间商务套间,他与梁逐去会议室,书玉在外间等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狼狈为J什么Y谋,书玉玩手机都玩得无聊了,也没有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期间有服务生送进来饮料和小蛋糕,书玉睡着之前的记忆到这里就断掉了。她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,只觉得靠着沙发的那半边身子都麻了,刚一动弹,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滑落下去,她下意识地去够了一下,手臂酸软无力,只够到一点点衣角。

    港城的职场片盛行,现实里的上班族也同剧中一般透着一GU为金钱奔波不息的JiNg英气息。或许是为了方便上班族们符合职场特sE的通勤装扮,港城室内的冷气总是打的很低。

    yAn台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,cHa0Sh海风灌进来,带着咸Sh水汽刮得书玉蜷缩起小腿,像是被扎了无数根针一般酸痛。

    痛得她不由自主地小声x1气,穿着长袖衬衫的双臂也冷得发痛,拧着眉毛看过去。

    雨后的夜晚在半环形的yAn台上拢起深蓝sE的光圈,肩宽腿长的男人正倚着护栏在打电话,上身一件墨绿sE的衬衫,因为外面的灯源明亮,才没与夜sE相融。

    敷衍完电话里的人,沈聿回到房间,随意将手机一丢,在书玉旁边弹了两下,又安静躺在柔软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室内的灯光亮起,他弯腰看向缩在沙发里的书玉,“醒了?”

    傍晚落了一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阵雨。八点一刻,书玉在充满檀木香气的房间里醒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灯,轻微的夜盲让书玉看到的一切都很朦胧,脑袋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梁逐有事要和沈聿说,楼上有公共的娱乐区,梁逐让书玉去楼上先玩着。书玉知道这意思是她不方便在场,她没什么好奇心。沈聿却让人安排一间商务套间,他与梁逐去会议室,书玉在外间等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狼狈为J什么Y谋,书玉玩手机都玩得无聊了,也没有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期间有服务生送进来饮料和小蛋糕,书玉睡着之前的记忆到这里就断掉了。她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,只觉得靠着沙发的那半边身子都麻了,刚一动弹,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滑落下去,她下意识地去够了一下,手臂酸软无力,只够到一点点衣角。

    港城的职场片盛行,现实里的上班族也同剧中一般透着一GU为金钱奔波不息的JiNg英气息。或许是为了方便上班族们符合职场特sE的通勤装扮,港城室内的冷气总是打的很低。

    yAn台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,cHa0Sh海风灌进来,带着咸Sh水汽刮得书玉蜷缩起小腿,像是被扎了无数根针一般酸痛。

    痛得她不由自主地小声x1气,穿着长袖衬衫的双臂也冷得发痛,拧着眉毛看过去。

    雨后的夜晚在半环形的yAn台上拢起深蓝sE的光圈,肩宽腿长的男人正倚着护栏在打电话,上身一件墨绿sE的衬衫,因为外面的灯源明亮,才没与夜sE相融。

    敷衍完电话里的人,沈聿回到房间,随意将手机一丢,在书玉旁边弹了两下,又安静躺在柔软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室内的灯光亮起,他弯腰看向缩在沙发里的书玉,“醒了?”